法國諾貝爾醫學獎得主聲稱新冠病毒為人造

法國諾貝爾醫學獎得主Luc Montagnier AFP - STEPHANE DE SAKUTIN

新冠病毒來源問題繼續引發爭議,法國著名病毒學專家因發現艾滋病毒而獲得2008年諾貝爾醫學獎的. 呂克·蒙塔尼耶(Luc Montagnier) 教授周四在接受法國的一個醫學專業媒體採訪時表示,他們用數學模式對病毒基因研究得出的結果,確認了之前印度學者提出的新冠病毒帶有艾滋病基因的發現。

廣告

以下是呂克·蒙塔尼耶相關訪談的文字記錄:

記者:呂克·蒙塔尼耶教授,您好,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的編譯要比艾滋病毒的基因序列編譯迅速得多,但是,您認為這一編譯工作還不夠全面?

呂克·蒙塔尼耶:武漢實驗室研究冠狀病毒已經多年,是這方面的專家。這就促使我對這個病毒的基因序列進行了更加深入的研究,不僅由我個人,還有我的同事數學家Jean Claude Perrez共同進行,他將 數學運用於生物基因序列的研究。他對基因序列的所有部分都進行了研究,我們並不是最早發現新冠病毒中有艾滋病毒基因序列的,之前印度學者 也發現新冠病毒的基因組中含有別的病毒的序列,對我來說,這別的病毒就是艾滋病病毒,但是,他們的文章在正式發表之前被迫撤回,因為他們受到太大的壓力。但是,科學的真相總會大白於天下。

記 者:我們可以理解在新冠病毒中發現艾滋病毒的基因序列會使您很吃驚,但是,這是否有可能是基因自然突變的結果,比如說,一個艾滋病患者感染上了新冠病毒之後所產生的結果?

呂克·蒙塔尼耶:不,人體不可能如此直接地影響病毒基因,要在病毒基因中插入新的蛋白必須通過實驗室,這在幾年前還比較困難,但是今天已經十分容易。

記者:對您來說自然病毒的說法是不可信的,一定是人為操作的結果?

呂克·蒙塔尼耶:對,這個病毒是根據一個來自蝙蝠身上的冠狀病毒製作的,之後,可能是無意中泄漏到實驗室外。所謂來自海鮮市場的說法只是一個傳說而已。

記者:製造這一人為病毒的目的是什麼呢?是製造一個生化武器還是研製預防艾滋病毒的疫苗呢?

呂克·蒙塔尼耶:我認為研製疫苗是最理性的解釋,使用一個不會至病的冠狀病毒作為載體來承載抗基因的艾滋病毒的分子以此培植預防艾滋病的疫苗。

記者:這是一個悲慘的澆花的人自己被水澆濕了的故事。

呂克·蒙塔尼耶:對,這是一個學巫術的學徒所犯的錯誤,分子生物學可以作許多實驗,但是,我們忘記了自然並不能夠接受所有的實驗,有一些必須遵守的規則,如果自然難以接受的話,就會對我們做出回應,這就是目前正在發生的事。人體正在自然地拋棄一些病毒中人為的部分,這一點我們從病毒的基因的演變過程中可以看出,最後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也就是今天美國西海岸病人身體中的病毒基因含這些插入的部分越來越少。

記者:這或許是希望?

呂克·蒙塔尼耶:或許是,或許我們什麼都不用做,疫情就會出現專機。但是,已經死去了這麼多人。我有一些建議可以加速事態的改善,比如說,我們可以使用干擾波等等,但是,這就需要資金與投入。

記者:您所介紹的非常清楚又十分恐怖,您是一位聞名全球的學者,又是諾貝爾獎得主,但是,儘管如此,或許您還是有可能被批評是陰謀論者?

呂克·蒙塔尼耶:那些掩蓋真相的人才是陰謀論者,我有許多中國朋友,疫情爆發之前幾周我就在中國,我認為中國政府如果從一開始就把真相告訴大家那就會容易的多, 中國政府應該承任病毒從實驗室泄漏的真相,因為真相總會大白於天下的,尤其是病毒基因中不僅有艾滋病毒的序列還有別的病毒的序列。我並不是要追究某些人的責任,但是確實有人在作各種各樣的基因實驗,中國政府必須為此承擔責任。尤其不應該禁止發表有關研究病毒來源的文章。這是十分荒謬的。而且這還給人造成一種錯覺,好像今天的科學並不在於真相而是在於某些人的個人意志,這對科學研究來說是災難性的打擊,因為沒有人會繼續相信科學了。所以,我希望中國政府能夠繼續承任,他們已經開始承任實驗室存在問題,但是必須進一步努力。必須指出的是,中國實驗室受到來自美國的重大的資金甚至可能是技術援助,所以病毒的來源並不僅僅是中國。我的目的並不是做一個警方的調查,並不是要譴責某些人,誰都可能犯錯,伊朗政府之前就錯誤地擊落了一架飛機,造成一百多人死亡,我期待中國政府能夠有足夠的成熟度能夠自己承任自己的失誤。

https://www.pourquoidocteur.fr/Articles/Question-d-actu/32184-EXCLUSIF-Pour-Pr-Montagnier-SARS-CoV-2-serait-virus-manipule-Chinois-l-ADN-de-VIH-podcast

不過,呂克·蒙塔尼耶的上述說法受到他的同行的駁斥,巴黎巴士德學院的Simon Wain Hobson 教授就此接受了法廣的專訪,Hobson 教授當初與呂克·蒙塔尼耶教授一同參與了艾滋病毒的基因的編譯工作。

他認為蒙塔尼耶教授的說法毫無根據。他在訪談中對武漢P4實驗室石正麗團隊進行的一些有關基因增加功能性(GOF)的研究提出了批評。

本台將發表對Hobson 教授專訪的文字內容。